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军魂>>>防空会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防空会议

小说:<<军魂>> 作者:受伤的子弹 更新时间:2008/4/14 6:26:17

防空会议

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

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11月的朝鲜已经到了很冷的天气,大榆洞附近已经下了零星的小雪,可是并没有影响到美国飞机的工作,敌人飞机已经几次飞到大榆洞上空了,昨天就有一架敌人降低了高度以后,把两颗炸弹扔在大榆洞,不过叫曹能感觉到并安慰的是,敌人的炸弹是扔在自己挖好的防空洞门口,只不过轰塌了洞口的土而已。正好小分队的人也都出去参加巡逻,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不过工事的开口处算是报废了,所以小分队在4点吃晚早饭就开始恢复工事。

韩兴宇用工兵锹卖力的搀土,不时的能扣出一块炮弹皮。

“你说这敌人的飞行员真有水平的,这挖山沟里的防空洞他们都能扔的这么准?”池效东站起来擦擦汗。

“这群混蛋玩意经过二战的洗礼能有不厉害的?”王智凡笑着拽出浮土里的一根木头“就是换成你!地上一点威胁也没,还不是想怎么扔就怎么扔?”

曹能轻轻的用工兵锹拍着王智凡的屁股,然后示意要少说话。然后弩嘴冲着潭轩的方向。

这时候的潭轩听见背后的说笑声突然停了下来,也知道小分队的人又是把自己当成了外人。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曹能他们始终没能把自己完全接纳,平时虽然想摸象样的搞起什么政治学习,相互帮助之类的,但是潭轩知道,这不过是表面现象。小分队的人和自己这个外来户之间的隔阂远远不止一层窗户指那么简单。

天色大亮了起来,敌人的飞机嗡嗡的声音又远远的传进每一个队员的耳朵里,大家纷纷拎着工具钻进刚刚挖好的工事里,躲避敌人的飞机,事先曹能早就想到了敌人的飞机可能炸塌防空洞的入口,已经特意在另外两个位置开掘了出入口,这样恐怕敌人要同时炸塌三个入口以后才能完全把小分队捆在洞里,但是这样的情况发生以后也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挖开洞口逃生。

飞机晃悠着飞过了大榆洞上空,门口抱着卡宾枪的韩雪毅目送着飞机消失在视线以内,发出了安全的信号。

警卫连的通讯员跑过来同志曹能和潭轩去连部开会,研究防空问题。

“走吧!老潭!”曹能叫给韩兴宇安排好今天的例巡逻的人员,然后准备叫上潭轩去开会。

“我有别的事情!还是韩副队长代替我去吧!”潭轩拍拍身上的土,带着歉意的笑了笑。

“啥事儿还能打过开会!这防空工作是最重要的!”韩兴宇看见潭轩要留下来,担心这些精力旺盛的活宝们说话把门的又不在,“还是潭指导员去吧!这边还是我来安排好了!”

“还是你去吧!回来给我传达一下精神就行了!”潭轩笑了笑,转身出了洞口,向警卫连的方向走了过去。

曹能没有多和潭轩说什么,他也知道潭轩是去干什么去了。

这两三天来,上边分下来的这个潭大指导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警卫连里的那门六零迫击炮来了兴趣,跟在人家炮班的战士屁股好几天,有事儿没事的和人家聊天,还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拿着炮弹比量,就是在分队里的时候也有事儿没事儿的用大拇指睁一眼儿闭一眼的对着远处的东西比量。曹能和韩兴宇看在眼里,知道这小子是在进行炮兵科目中最简单的距离测算,不过是没有炮镜下的土法子而已。

一个指导员天天跟在其他连队的屁股摆弄人家的炮,小分队里的人不免有人议论纷纷的说潭轩不务正业。王智凡说指导员要是想提高军事技能的话,队里机枪,冲锋枪,卡宾枪哪样没有?何必非得跟着人家的炮班摆弄,看人家脸子,曹能和韩兴宇也没有过多干涉,相反,潭轩不在队里那么长时间,大家也可以放开说话。他爱不务正业就不务正业吧!只要他高兴就成。

看着潭轩消失的背影,曹能和韩兴宇再次嘱咐了今天参加远距离巡逻任务的池效东,韩雪毅,许彦志三个人要注意安全,仔细巡逻等事项以后,整理完军容以后走向警卫连。

警卫连的驻地相对于三分队的驻地要更靠近司令部,这几天敌人轰炸机频繁光临大榆洞,指挥部已经搬到那个最初老总到来时的那个矿洞里去了。虽然里面潮湿,可是朝鲜到了冬季,加上这几天警卫连的战友们的修葺,已经可以基本满足办公需要了。可是老总就是不肯进洞里去办公。

警卫连的防空洞里,曹能和警卫连的赵连长笑了笑,然后找个弹药箱子坐下。

屁股刚刚沾到木头扳子,一个清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穿着志愿军的军装,原来是H副司令员。

“大家坐!坐!”H副司令员咳嗽了一声:“今天主要是研究一下我们的防空问题。大家不要拘束,畅所欲言!积极发言!好的我们就立刻改进,总之要保卫首长和司令部的安全。”

H副司令员简单的总结了一下这几天敌人空袭的情况以后,并不宽敞的防空洞里慢慢的热闹开来,尤其是H副司令员把几包大生产扔在放着炮弹壳做成的简易小油灯的那个弹药箱子上,这些连日来吃饭都很紧张,嘴里都能淡出鸟来的烟民们纷纷把自己的大手伸过来。发言也随着烟雾的笼罩开始一条接一条儿的冒了出来。

赵连长先打开话匣子,他说这个防空洞挖好了不假,关键是有些首长就是敌人飞机来了也不荒不忙的,不主动防空。敌人的炮弹不长眼睛啊。希望首长们要注意防空,尤其是服从警卫人员的安排。

H副司令员笑了笑,把这条记录在本子上,然后抬起头,说以后再有人不积极防空就告诉他,他也请不动的就由志司党小组下命令了。

指导员和几个排长也先后发言,对如何加强防空洞的建设进行了发言和补充,尤其是提出了在老总附近的那片山坡附近开掘的防空洞要进行加深和加固,让工事达到能住能防能办公的标准,也方便老总随时防空。甚至还提到了曹能他们分队所挖掘的多开口多用途的防空工事。

曹能和韩兴宇一直没有发言,只是记录,看到H副司令员在指导员提到他们挖掘的工事的时候看了自己几眼,感觉不发言也有些不好了,于是曹能清了清嗓子。

“对待敌人的飞机!我们也不能总消极防御。”曹能小心翼翼的说:“我们可以建立一套防空报警体系,包括在司令部设置防空警报,然后扩大一定的范围内设立防空哨。一旦有敌人飞机靠近可以提前预警,提醒司令部作好防空准备。不要总是被敌人的飞机追着屁股跑。”

韩兴宇补充了一下。希望总部能安排部分防空力量,有了高射炮,敌人的飞机就不敢那么放肆的进行射击和轰炸,这样就必然影响到敌人的射击精度,也可以避免志司被敌人发现以后造成更大的损失。

一提到打飞机,赵连长马上来了精神,赞同韩兴宇的说法,不过得到了苏联同志支援的防空火力短时间内达到志司是不可能的消息以后又没有了精神。曹能和韩兴宇到没有什么特别失望的,这时候老毛子还不相信志愿军能和联合国军抵挡多久,当然盼望的防空火力还他娘的不晓得在什么地方。

曹能提出可以用轻火力进行自卫反击,不能叫敌人的飞机太猖狂,在得到了精神可嘉,但是暂时不要实行的定论,一旦激怒敌机,招来更大的报复就糟糕了。

会议在烟雾缭绕和热烈的讨论声中进行着,防空洞外的潭轩却专心的和炮班的班长摆弄着那么迫击炮,在听到炮班班长下达的指令以后,潭轩快速的对前方公路上的一辆牛车进行拇指测距,计算诸元,调整迫击炮的位置和仰角,然后把一枚用木头雕刻的假迫击炮弹塞进炮筒。

“不错!潭指导员!你真的没当过炮兵?”炮班的班长看见潭轩一边操作一面把他计算出来的诸元告诉自己,和自己计算的一摸一样,自己当了好几年炮兵才有这么大的能耐,如果这个政工干部不是炮兵出身那才怪了。

“没有!我以前是个学生!枪都没摸过!哪还有机会摸着小钢炮啊!”潭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把炮筒子里的假炮弹倒出来,准备下次操作。

“你简直天生就是当炮兵的料子。”班长有些吃惊这个就简单的学习过一遍炮兵基础知识就能那么熟练操作迫击炮的家伙居然几个月前是个学生,而且当兵以后也没有接触过迫击炮,这在自己的见闻中是从来见识过的了。“你真该去当炮兵!不去白瞎了!”

“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潭轩不好意思的谦虚着:“我不过是好奇学习学习这家伙咋使,将来缴获了不会用不完了!和你这老炮兵不能比!”

“得!下个目标!”炮班的班长再次指引了一个目标,一辆满载着给养的卡车出现在公路上,上边插满了松树枝儿。可能是担心白天敌人飞机来轰炸,卡车正全速向前开着。“公路上那台汽车!怎么能让他停下来?”

“汽车?!”潭轩闭上一只眼睛,用拇指比量着公路,然后挪动了一下,心算着公路上那台卡车的速度。然后迅速的抱出诸元,顺手调整了迫击炮。

“厉害!居然能前出计算好诸元打移动的目标!”炮班的班长笑着说:“你别当指导员了!来这当炮兵好了!”

潭轩依然笑笑,没有说什么,然后继续拆卸面前的迫击炮,熟练的把迫击炮零件一个一个的分解,然后又组装一遍。动作非常的熟练,看来这几天他已经完全能独立完成迫击炮的组装拆解和战斗任务了。

炮兵班长赞叹着,然后回头对两个刚到炮班来的新战士发脾气,看看人家一个学生都能摆弄明白,你们几个咋就那么完蛋!

潭轩拉住炮班班长,说有些东西一下子叫新战术是无法完全领悟的,打过几次仗应该就熟练了,哪有来几天就完全会计算诸元,操作迫击炮的。

然后喊过来几个人,潭轩用最简单和白话给两个新战士传授如何进行计算,调整迫击炮。炮班班长一边听一边点头,不住的佩服这小子两三天就从步兵变成炮兵又变成教员了。

最后潭轩硬拉着炮班班长一口一个班长叫着,叫班长掩饰了一下如何进行迫击炮的简易发射,就是如何在仓促行军中迫击炮零件缺乏情况下进行射击,班长在简单的掩饰了一下以后告诉潭轩,简易发射这个东西不是抱着炮筒子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操炮人有良好的诸元计算能力和强劲臂力,缺一不可,否则就算你的牛力气或者单单计算准的话,都是白扯!炮弹发药包一爆炮弹一出膛炮筒一晃那就不晓得他奶奶的打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实战经验,这东西是背教材背不出来的,关键看悟性。

潭轩点点头,然后掐了掐自己胳膊上的肌肉,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要加强锻炼才可以。现在的身体条件距离操作迫击炮简易操作还差的很多,所以为了能进行简易操作还需要实战的操作,可上哪去操作呢!潭轩有些郁闷。

送走炮班班长,潭轩也学着曹能的样子抠搜着在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根儿香烟,然后慢身开始翻腾火柴,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自己虽然学会了抽烟,却成了二等烟民,带烟没带火。

火柴划着的声音传到潭轩的耳朵里,转身发现面前的居然是楚天成。

“最近又开始研究炮了?”楚天成笑着把燃烧着的火柴送到潭轩的面前。

“没有什么事儿!随便跟着摆弄摆弄而已!”潭轩把烟点上。

“最近敌人的飞机来的挺频繁!”楚天成轻轻的把火柴吹灭:“防空洞也挖了不少啊!”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进防空洞 ,现在的条件只能允许进行被动防御!”潭轩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说着。怎么看面前这个一个集训队里出来的同学不是十分舒服。

楚天成看见潭轩的态度,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匆匆打了个招呼以后借故离开了。

天空中出现了一架敌人的侦察机,如同害羞的大姑娘一样飞过了大榆洞上空,潭轩抬头看着敌人的侦察机飞过,知道敌人的轰炸机估计又瞄上这个地方了。防空问题已经成为志愿军总部的最大危险存在。

提到危险,潭轩忽悠想起了那个游骑兵的俘虏来,这几天也没有时间去看看!这些个连建制的游骑兵部队到底会不会晃悠到敌后来?如果来,大榆洞可能也是敌人的一个目标。

想到这,潭轩打算去看看那个俘虏,结果被开完防空会议出来的一堆人迎面撞上,潭轩被拉去帮助翻译点东西,没能去成。

等折腾完了以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着志愿军司令部里的干部、参谋们忙碌着,潭轩远远的瞄着矿洞洞壁上挂着的大副朝鲜地图,看着那红红蓝蓝的箭头在清川江两岸相互咬合着,其中一个红色的箭头突过清川江,那正是335团的志愿军战士正在防御飞虎山。

潭轩突然想打听打听第四游击支队的消息,可是一时又不知道该问谁,感觉自己在这里是个有些多余的人,就转身回防空洞去了。

“吃晚饭去和那个俘虏聊聊!看看能了解多少!”潭轩边走边想,可是回到了小分队的坑道的时候,潭轩看见了曹能脸色铁青的站在洞口抽烟的时候,潭轩就感觉到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出事儿了?

“曹队长!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出事儿了!”曹能扔掉烟屁股,鼻子里喷射着烟雾:“在他们巡逻的时候踩上地雷了!”

“什么?”潭轩下意识的抓住了曹能的胳膊:“伤亡大吗?”

“韩雪毅和王智凡轻伤,问题不大,警卫连牺牲两人,重伤一人!外出巡逻的小分队被报销一半儿。”

“人呢?”

“在里边进行包扎呢!袁源和杨娜在里边呢!”

“我去看看!”潭轩听见没有人牺牲算是放下一点心。

两个人返回坑道,里边点燃了几个火把,袁源和杨娜两个人在忙碌着,韩兴宇在一边打下手,看见两个人以后示意小点声不要影响包扎工作,韩雪毅身上缠满了绷带,盖上一件军装以后昏昏的样子看样子很疲惫,王智凡一声不吭的趴在一排弹药空箱子上。袁源拿着手术钳一点儿一点儿的扒拉着血肉模糊的后背。小心翼翼的清理出一块破片以后扔进破罐头盒子里当啷一声。

“怎么搞成这样呢?地雷?”潭轩小声的问曹能。

“恩!这是我们和警卫连第一次外出巡逻被袭击。”

潭轩没有说什么,轻轻的拿过空罐头盒子,从里面拣出一块破片,仔细的端详起来。

比指甲要大一些的杀伤破片,大小都一样,应该是预制的杀伤破片,潭轩仔细端详着破片,然后当啷一声又扔了回去,从破片上是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型号的地雷炸的。

“我们每一天走的路线是固定的,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显然这个地雷是敌人最新埋设的!”曹能小声的告诉潭轩。

“难道最近有敌人要从陆地上打大榆洞的主意?”

“不一定!”

“得加强巡逻的力量,然后也要加强警惕性了!敌人使用地雷对付我们的巡逻队!估计是有预谋的!”潭轩点了点头。

“池效东也回来了!他只让破片刮了一个小口子,包扎后休息去了。”韩兴宇回头告诉两个人。

“走!去问问池效东同志!”潭轩转身就走,然后停下来又拉上曹能。

池效东胳膊上缠绕着绷带,靠在自己的小洞里迷觉儿,潭轩先进来时踢翻了一个空罐头盒,盒子碰上一块石头当的一声。

“卧倒!卧倒!”池效东猛然醒过来扑通一声趴在地上!“跳雷!”

曹能和潭轩两个人都愣住了。

“他在喊什么?跳雷?”潭轩大吃一惊!

2

防空会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