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转折1927>一百零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百零三

小说:转折1927 作者:壹夜 更新时间:2008/10/6 13:56:13

李锦江循声望去,却见到是张立民,只见他继续说道:“你光说这些,为什么不说说北伐?为什么不说说怎么支持北伐!为什么不说说怎么支持我们中华的统一!为什么不提倡奉军早日放下武器,让中华尽早统一!”

这句话说得,就有些故意找茬的味道了。就算你不想找茬,这样在众人面前挑毛病,别人也会把你当这个意思了。张立国在台上简直就是冷汗直冒!他恨不得直扑过去,把自己的弟弟的嘴给捂上!

如此公开的硬梆梆的质问,顿时引起了李锦江的不快。李锦江在大会上讲话,什么时候遇到过下面有讲小话的情况,更别说被人公开的打断了!李锦江心中对这些青年精英们的看法顿时差上了几分。

现在不是与其争辩的时候!李锦江很快压下了心中的不快,在心中迅速的斟酌一番后,答道:“当前北伐正如火如荼,至多半年,北伐必将结束,东北全境必然改易国民政府的旗帜!但是……你能确认?东北归属了国民政府,全国就会一统,中华就不会有内战了么?实际上,我们应该不管中华有没有内战,我们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这话有问题!张立民肯定自己已经逮到了对方话里的毛病。“看来,叶先生当真了得!连北伐什么时候能够结束都知道!那我倒要请教一二!你怎么知道北伐半年后才能结束?而且,全国都统一了,中华哪里还会有内战?难道,叶先生会在东北搅风搅雨……”

李锦江白当了一回神棍,却又说得不明不白,张立民立刻挑到了李锦江话中的漏洞。但他挑的场合却不怎么对,再怎么说,这里也都有二三百号人等着不是。说到这里,在场的许多人都隐隐有些不满,赵扑初与台下的陈宗海对视了一眼,陈宗海靠过去一把拉过张立民,在他耳边说道:“立民,慎重!慎重!”半强迫的阻止了他。赵扑初则赶紧走上前对李锦江说道:“叶先生,非常对不起!我辈年轻,都是性情中人,有时候未免有些较真,希望没有给你带来困扰!”

李锦江的讲话本来就准备结束,此刻加上心中对“精英会”未免有些轻视,当下随便说了说一些将来的治国理念,便结束了自己的讲话。

等李锦江讲完话,赵扑初便宣布今天的聚会开始,首先将进行赛马比赛,打算参加的选手各作准备云云。随着赵扑初的话音落下,正走下台的李锦江便看到了不少人往台子后面的公园深处走去。

正当李锦江不解之时,陈宗海走了上来,带着李锦江去一一认识在场的各人。出乎李锦江的预料,在场的却不仅仅只是上海有钱人家的子弟。

这名主持名叫赵扑初,年方21岁,却是精英会的副会长,同时还是上海江浙佛教联合会秘书、上海佛教协会秘书。而赵扑初此人,待人有礼,细致而又不失大度,他记挂着赛马安排,还陪着寒暄两句,待道个谦说明缘由这才告辞离去。

李锦江颇觉奇怪,怎么佛教协会的也有这么大能活动能量,能担任这些眼高于顶的所谓上海青年精英的副会长。陈宗海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着解惑道:“佛教协会多次组织倡灾救助活动,赵扑初有极强的社会活动能力。”随即便继续带着李锦江等在人群中一一认识诸人。

与李锦江等人相隔很近,紧挨着台前谈话的有四人,三男一女,陈宗海礼貌打断了四人的交谈,向李锦江介绍道:“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方来的叶培华先生,这位是黄琳,这位是……这四位是施哲存、赵平复、郁闻、王映霞……”

前两个名字李锦江并不熟悉,但说道郁闻的时候,李锦江的顿时眼前一亮:郁闻?不就是后世鼎鼎有名的郁答夫么?从此,李锦江的精神一下就提了起来。精英会的活动中还有郁闻这样的名角,那其他人素质,自也差不到哪里去!但李锦江还是没有想到,施哲存与赵平复同样也是一代名家,赵平复更是李锦江心中地位崇高的烈士——柔士。

略为交谈后,陈宗海便带着李锦江转向下一个小圈子,让李锦江等人逐步认识了吴庆霞、朱积成、来楚升、曾召抡、严济磁、李惠唐等人。尤其是认识了曾召抡、严济磁等科学家之后,直让李锦江大喜,在心中狂笑:不枉此行了!

不多时,有一名侍者模样的人从台子后的公园深处出来,唤了一声:“赛马准备好了,请大家过去吧!”众人便闹哄哄的向公园内走去。

穿过一道草木构成画屏,面前便出现了一条颇大的跑马圈道。看到李锦江等人眼中有些不解,陈宗海的解说道:“这是我们‘精英会’的赛马场。为了提高大家的素质,以便将来报效国家,我们平时经常组织马术、射击、搏斗、长跑等竞赛,大家都可以参与,赢得前几名的还有一点彩头。叶公子要不要也试试?”

参加?李锦江微微一愕,当即摇头拒绝。他心道:‘赛马?这种落后的东西还学来干什么!要不,我们试试比赛驾驶坦克。那岂不是更有意义!’当然,李锦江知道,这样的话决不能说出来。

陈宗海看到李锦江拒绝,也没有坚持,转头正要继续介绍,忽然,旁边插入一人,说道:“叶培华!你有没有胆子和我来一场赛马!就我们两个人较量一下!”

陈宗海与李锦江等愕然看去,却是张立民。看到张立民,黄琳在旁边眉头不禁皱了一皱,这张立民怎么越来越讨厌了!这没看见培华身上有伤吗!

张立民看李锦江不顺眼,那是整个精英会的人都知道的。陈宗海大感头痛,刚才不是叫张立国看着张立民么,怎么一转眼又让张立民过来捣局了?

陈宗海此刻也只能拿出架子来,斥道:“立民,你怎么回事!叶公子是我们这儿的贵客,你说想赛就赛的啊!而且……”他眼角看到了黄琳皱起来的眉头,“你没看见叶公子身上还有伤吗?这样怎么能够与你赛马!”

李锦江在旁听着,却越听越是不对,似乎这陈宗海只是因为自己有伤,才没有坚持让自己参加赛马的啊!如果自己没伤,或者,张立民选那些有伤一样可以参加的项目,这陈宗海恐怕会举双手赞成了!不过,不管怎么样,陈宗海如此一说,张立民在旁不再出声,李锦江也不去理会,转头与黄琳专心的看别人赛马。

骑马,李锦江并不会,但后世的素质教育,对怎么骑马有过理论的上的描述,李锦江当年根据那些理论也分析过一些古装片里演员的骑马水平,现在再结合一下当前的实际,很快看出了哪些骑士骑马水平高,那些水平低。见到黄琳不懂,李锦江便在旁给黄琳解说起来。

李锦江摆出的理论,加上李锦江自己根据平时开全地形车时的一点心得,还有那些简单的物理常识,说出来一板一板的,不仅仅是不懂的黄琳与陈雪被唬住了,连旁边的陈宗海与张立民都以为李锦江是个老手,心下顿时稍有后怕,幸好这“叶培华”没有应战!

赛马完毕之后,便是射击比赛。到了这里,陈宗海倒反给张立民使了个眼色,让张立民去找个高手来。刚才让李锦江大出风头,不但张立民,陈宗海脸上都有些挂不住。虽然放下了对黄琳的心思,但让对手在自己曾经心仪的女孩子面前大出风头,面子上说什么也过不去不是?更何况,眼前还有自己妹妹在,自己还代表了整个大上海的“精英会”!

精英会的射击比赛分步枪和手枪,步枪是卧姿,手枪则什么姿势都有,虽然不是很正规,参加的人也多,但众人打起来却很认真,每人手上的五颗子弹都打得很慢,只不过准头就差了太多了!

李锦江和陈方玉、刘齐三人摸枪都成了习惯,旁观听着或沉闷或清脆的枪声传来,看着那或十多或二十多的环数报来,手都有些痒痒了起来。陈方玉与刘齐还好一点,这段时间连续参加了几次行动,释放了一番,没有那种冲动,但李锦江实在是太久没有畅快的打上一轮了,脸上都不禁带上了几分跃跃欲试的神色。

陈宗海在旁看到,脸上不禁隐隐有得色。刚才他已经让张立民去找精英会射击最厉害的高手,现在看出场的都没有那人在,肯定是隐而不发,等着一举击败这“叶培华”。张立民本身射击也是个高手,非常厉害,等下拉了这“叶培华”上去,再让张立民两人与他比试。这“叶培华”虽然是北方的军队家庭出身,但这样的纨绔子弟,就算射击再好,也比不过我们精英会的两大高手。这一次,定然就能把这“叶培华”的风头打了下去!

陈方玉在旁看到陈宗海的脸色,心中暗自思忖,顿时明白了陈宗海所思所想,但他一想到这是射击,便全然放下心来:哼哼,歪心思打到这里来了!就怕到时候,你们会死得很难看!

比赛过了三轮之后,张立民果然带了一人过来,陈宗海恰在此时很“客气”的说道:“叶公子出身军队世家,射击应该很准吧,有没有兴趣下去试试?”

李锦江看着陈宗海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心知只怕这并不是简单的射击而已,心下盘算:自己的水平应该算不错了,就算对方想借机比试,也未必怕了他们。而且,就算自己不行,陈方玉哪年大比武射击不拿前三名,实在不行了还可以推陈方玉上去!于是便欣然道:“看到这般热火朝天的场面,我也想上去摸摸枪了,陈兄弟肯给个机会让我试试,那我就试试吧!”

张立民顿时接口道:“哦!‘叶公子’打算下场指导一下我们啊!既然‘叶公子’这么有兴致,那就让我们好好陪叶公子赛上两场吧!”说完,张立民便向负责组织射击那些侍者招了招手,顺带大声嚷了几句,让周围的人都上来围观。

神色淡漠的下场,李锦江试了试枪,还不错,也不打话,端起枪来拉枪栓上弹、瞄准射击、拉枪栓上弹、瞄准射击……很快,五发子弹便全部打了出去。

张立民看到李锦江神色似乎木然一般的下去,又仅仅是半蹲着举枪射击,心下暗笑:‘果然是外行!步枪后座力大,你不趴在地上,尽量利用地面支持,把枪抵稳肩部,等下有得你受的!’随后,看到李锦江速度很快的射击、上弹、再射击,只道李锦江是硬撑着,打完子弹便算,眼中笑意就更浓了。

和张立民一起过来的青年在起初,也是和张立民一般所想,待看到李锦江瞄第二枪时依然姿势不变,枪身端起平平稳稳,不见一丝一毫的晃动,笑容便即敛了下去,开始仔细观察起李锦江的动作来。

五枪完毕,张立民几乎就要大笑出声,忽然感觉衣裳给扯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到对方一脸肃然,顿时吃了一惊,问道:“黄文健,怎么了?”

黄文健皱了皱眉头,道:“立民,别做声。恐怕这是一个高手!我们未必能够赢得了他。”

张立民顿时奇道:“黄文健,你这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嘛!而且,这家伙,一看就是硬充场面的,你怎么……”恰在此时,那边摇牌子报靶,黄文健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嘴上念道:“49!?49环!”

张立民扭头看去,却是不相信自己眼睛一般,双手再揉了一揉,这才确认,那写的是阿拉伯数字“49”。曾几何时,张立民很以自己这些人已经开始使用阿拉伯数字而自豪,因为他觉得,这代表了与国外的同步,说明自己是先进的。但在今天,他开始怀疑阿拉伯数字的准确性,因为那些数字之间太容易写错了。

陈方玉在旁冷眼看着张立民的脸色,心下却是大快:这不就是那个网络上说的:‘什么不比,和芙蓉姐姐比“剑”!’切!什么不比,和参谋长比枪!也不看看,当年参谋长跟着下面连队一起训练的时候,什么没练过?就说射击这一块,一家伙抗几箱子弹出去,哪次不是和战士一起,打完了才能收工……怕是参谋长打过的子弹比你们看过的子弹还多!49环,那还是差了,如果不是还不熟悉枪,第一枪怎么也不会打个九环出来。

张立民等人还在手忙脚乱的过去验靶,这边陈宗海和黄文健等人看着李锦江的目光,就不知不觉变化了,马术还只是听李锦江说,并不知道如何,但这射击,就是确确实实的!陈宗海多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他知道,平时精英会的年青人训练的时候,能打上40多环的就可以称上是高手了,而李锦江……

黄琳与陈雪原本并不知道李锦江的49环是什么水平,能不能赢了张立民及旁边那名青年,但看到此景,自然知道,李锦江这次是稳赢了。尤其是黄琳,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能受到这样的崇拜,心头自是暗自高兴。

接下来,手枪的比试也是毫无悬念,李锦江很轻易的就打了个44环,陈方玉还在旁为李锦江的水准掉得厉害而叹息的时候,黄文健等人已经用一种满是崇拜的目光看着李锦江。而此刻,周围已经围拢了一大群人,个个都是闻风而动,专门跑过来看打枪高手。

看着周围的人正在向这边围拢过来,李锦江正考虑是否把陈方玉卖出去,让陈方玉给大家展示一番他那神鬼莫测的枪法时,公园大门的方向忽然传来了“砰砰砰……”十几声密集的枪响。

众人皆是一愣。赵扑初知道,大门那边并没有放枪支,那些侍者也都没有谁是带有枪支的,这下枪响,定然是大门那边出了什么事。转眼间,众人便开始向大门处蜂拥而去。人潮耸动,还好这些人自重于身份,否则只怕当场就会出现什么踩踏事故。

看着周围的人纷纷往大门而去,赵扑初向陈宗海使了一个眼色,让陈宗海陪着李锦江等,也赶紧往大门而去。陈宗海回过头来,却看到李锦江的保镖之一已经拿起了一支步枪,正在往身上装子弹,李锦江和另一名保镖动作熟练的探手,手上几乎同时出现了一支小手枪。随后,检查弹药、拉动枪机上膛……一致的动作显得十分的美观。

李锦江沉声对黄琳说道:“你在这儿好好待着,等下我过去之后,不论出什么事,你千万不要过来,否则,你过来会让我担心、扯了我的后腿的。”

黄琳看到李锦江的模样,心中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张口想叫李锦江不要去,但话到了嘴边,却又改口了:“那……你……要小心一点!”她知道,自己即使真的要跟着李锦江去,只怕就象那晚一样,真的会成了李锦江的负担。

李锦江凝视着黄琳的眼睛,轻轻的说道:“我只是过去看一看出了什么事。你放心,我决不会有事的。”说罢看着黄琳心定下来,李锦江转向陈宗海点了点头,道:“你留下保护她们两个女孩子,有事就趴下,记住,千万别乱跑!”看着李锦江郑重的神色,陈宗海不由自主的便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说罢,李锦江与保镖便待向前,另一名拿步枪的保镖叫唤了一声:“保护‘叶公子’的安全。”见到李锦江身边的保镖点头答应后,便转过身几步跑到了林子边,随即身形隐没在了林子当中。

张立民看到此景,张嘴想说,迟疑片刻之后,却没有做声。他看了看黄琳,再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没有做声,没有迈出一步。倒是黄文健看到李锦江二人如临大敌一般向公园大门处走去,也学着拿起了一支步枪,想想不妥,又往身上插上两支手枪,便随着李锦江二人向公园门口处走去。

李锦江与刘齐看了看黄文健,看到他持枪的动作也算熟练,便没有做声。刚才的数声枪响,这些人是外行,不知道,但李锦江三人却听得分明,一共将近二十枪,而且,枪声当中还夹杂有痛苦的呻吟声,以及人濒死时发出的惨叫声!

0

一百零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