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马蹄下的樱花>第五十章  天女散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天女散花

小说:马蹄下的樱花 作者:龙居士 更新时间:2007/4/20 20:59:35

第五十章  天女散花

中南海,数辆专车驶入,常委们在睡梦中被专车接来,召开紧急会议。

主席身着宽松的睡衣,西服都没有穿,看样子他也是临时被惊醒,顾不上体面了。当半夜国安部长将X市和吞日山庄发生大规模枪战的消息传到时,主席惊得半天都合不拢嘴。随后命令,召开常委会。

常委们看到主席,这样的穿着,一脸的憔悴,脸上的皱纹全都露出来了,心不由的一紧,怎么啦?

国安部长,用平缓的语速,通报了消息。

“X市工业区,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数万人手执制式武器,混战在一起。我们初步推断,可能是,吞日集团的保安队伍,不满龙居士被捕,进行武装叛乱,以此来要挟政府。”

“啊,那是一支拥有三十万人的保安队伍!!!”一位常委闻之色变。

“他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当我们军队没人了吗?”国防部长猛的一拍桌子,“主席下令吧,军队出动,我保证在一个星期内平叛!”

“唉——养虎终为患!前年,我就坚决反对给吞日集团保安公司的人发放执枪证,现好了,终于出乱子了。三十万人的武装叛乱,又不知要死多少人了,给国家带来多大的损失。”

“情况还没弄清楚,性质也没搞明白,不便乱动。我建议军队先去X市恢复秩序,对吞日集团散布在全国各地的保安公司进行监视,如果他们没有异常先不要动,如果发现有叛乱迹象,立即围剿,解除他们的武装。”

“还用得着等吗?在中国除了吞日集团可以组织数万人的叛乱,还有那一个组织能够做到?”

六个常委各有各的看法,谁也定不下计策来。最后都将目光投向了主席,请他一锤定音。

主席一直在高速思考着问题,见会场安静了,缓缓的道:“这次法院批文逮捕龙居士太草率了,押送龙居士的包机发生了空难。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当中,有人要置龙居士于死地!龙居士的本领和吞日集团对国家所作的贡献,我们当中,谁能比得上他的万分之一?龙居士遇害,是我国的一大损失!没能保护好龙居士的安全,我要先做检讨,自我批评!”

无人再说话,所有人都想起了龙居士为国做的一切。数以千亿计的财政捐款、航母工程、激光炮、航天工程、解决国企老大难问题、解决下岗工人再就业、扶贫、教育……中国这几年,在龙居士的帮助下,解决了数十个,中国几十年来,一直无法解决的大问题。让中国的实力,上了好几个台阶。全世界对中国刮目相看。

虽说拘捕龙居士的法院传票,在下达之前,曾请示过常委,但大家谁也没有想到,包机在空中会炸成碎片。

这是一个阴谋。

一个震惊世界的阴谋。

不过,包机出事的消息暂时封锁了,吞日集团为什么这么快就知道了消息?并发生武装叛乱?

会议,最终还是采取了比较稳妥的做法,先派广州军区的军队,去X市稳定局面,同时其他各省,出动武警部队,对吞日集团的保全公司进行监视。在情况不明之前,不得进一步刺激吞日集团。

北京西山秘密基地。

“吞日集团发生了武装叛乱?”老总理,无法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不,我对龙居士这人很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的!绝不会。”

“首长,我听说龙居士被逮捕了。”

“这个消息可靠吗?”

“这是从龙居山庄得来的消息,应该是真的。”

“他们,这么快就动手了……”老总理无力的坐了下去,“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唉,争权夺利害死人啊!”过了很久,老总理才从感伤中醒来,喊道:“给我要主席的电话,我要用我的党性,担保龙居士!”

……

日本人是从四面八方冲上来的,黑暗中,火光闪处,只见鬼影瞳瞳,不知来了多少。陈兵率领保安,对着“鬼影”,猛烈的开火。那支二百来人的军队,也投入到了战斗中。这对保安队伍来说,是一支不小的力量。

很难说清楚,日本黑龙会是如何将大批的武器和大量的士兵,偷偷的运到X市的。这些身穿黑衣的人,几乎人手一支自动武器。看他们毫不吝啬弹药的样子,又显示出他们弹药充足。只要有火力点暴露出来,立马会遭到数十枝枪的扫射。一些保安在射击过后,往往因为躲闪不及而中弹身亡。

日本人除了枪之外,还有大量的重武器,重机枪、小口径迫击炮、枪榴弹、110毫米单兵火箭、反器材枪……。

这些重武器给了保安队伍和军队以重大的杀伤。战士们藏身在楼房之中,各个窗口就是射击点,打一枪之后,立即换一个地方。但是240毫米的砖块墙壁,挡不住重机枪的子弹,在换位的时候,往往会被重机枪,打成蜂窝。随后而来的火箭弹,反器材枪,会将整间房的六个面给炸成直通。

陈兵的耳麦中,每秒都有伤亡的报告。

士兵伤亡都如此,那些市民更不用说了,无论是呆在家中,还是惊恐的跑到街上,都会死在日本人枪下。

陈兵所处的位置是在附近最高的一幢大楼顶上。大楼高二十层,可以俯瞰整个战场。当然,他这个位置也是鬼子狙击手重点盯防的地方,一但发现有人头探出,立即狙杀。陈兵的几个手下,就是因为这样被狙击手打死,尸体摔了下去。

战斗到现在,不过十多分钟,陈兵身边的二十个人,仅剩五个了。这会儿又见有鬼子在爬另一幢大楼,便顾不得风险,抬手打了一枪,正在攀爬的鬼子,惨叫一声,栽了下去。陈兵开枪之后,朝右滚开,险险的让过了狙击弹。

“兵哥,兄弟们顶不住了,撤吧。”一位保安队长报告说。

“谁也不许后退一步!还有说要撤的,老子毙了他!”

“兵哥,兄弟们都打光了,咱们这个小队十二个人就剩下我一个!兵哥,我一个人如何守住一幢大厦?”

“拿命去守!”

“兵哥,鬼子又上来了,兄弟我先走一步!……啊——小鬼子,爷爷和你拼了——”

轰,陈兵的耳麦中专来一声猛烈的爆炸,想必刚才那个人,拉响手雷和鬼子同归于尽。

刚才的通讯,整个保安队伍都能听到的,那一声爆炸之后,不知有多少人滚下了眼泪。

从战斗打响到现在,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六百多人的保安队伍就死伤了大半。军队那边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去。就战斗力而言,陈兵所率的这支保安大队,是精税中的精锐,比那支军队,还要强。现在保安队都死亡大半,那么,军队死伤肯定会更重。

吞日集团的保安公司在X市总共有一万余人,守卫智能中心的仅六百,那么其他的人都到哪儿去了?其实他们中大多数,在战斗打响前,派到了X市外围,守住各个交通要道,用于防止鬼子逃跑。剩下的以中队为单位,分赴各处“灭火”。这等于将兵力又进一步分散了。

陈兵之所以这样做,并非他不懂战术,而是出于保安的责任。军队打仗时可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如果是防守,则可以为了最后的胜利,主动退出部份阵地。但保安不能这样做,因为吞日集团的核心重地,是一个都不能丢的,也是不能转移。鬼子可以集中兵力,攻其一点,但陈兵却必须处处设防,那怕没有鬼子进攻的地方,也得设防。

眼看着要全军履没了,鬼子的队伍后面,忽然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紧接着装甲车,带着吼叫,出现在街道上。装甲车队后面,跟着一支密密麻麻的步兵队伍。

“啊,是军队来了。”

这支军队就是驻守X市,原本用于保卫工业区的那个团。

这支生力军的出现,犹如利剑一样撕开了鬼子的包围圈,直插了进来。给鬼子带来很大的混乱。鬼子毕竟训练有素,短暂的混乱之后,组织起有效的狙击。五枚火箭弹,几乎同时飞出,打头的三辆装甲车,分别中弹,第一辆中了三枚,被炸得粉碎,第二辆,和第三辆,各中一枚,趴了窝,燃起熊熊大火。第四辆装甲车想上来将残车推开,不料又有火箭弹飞出,这辆装甲车也紧跟着变成一堆钢铁大火。战士们分散了开去,开始与鬼子进行逐屋争夺战。后面的装甲车,不敢再上来了,撞开大楼,将车身隐在大楼一层。

既便是这支生力军的出现,也仅仅是缓了一下鬼子的攻势。待装甲车被击毁之后,鬼子士气大涨,又猛攻了起来。围攻这个智能中心的鬼子不知有多少。给人的感觉是,到处都是,而支援过来的这个团,人数不到二千,反被鬼子包围起来。无法再进一步。

这个团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真刀真枪的打仗,经验不足,一旦失利,就显得混乱,在争夺街道两旁的建筑时,伤亡率比鬼子还多。

从那到陈兵防守的智能中心地面,仅二三百米的距离,如果这支军队再精锐一点,完全可以冲到。要是两支部队能合二为一,鬼子再想拿下智能中心,恐怕就困难了。可惜,偏偏差了那么一点点,被鬼子给分割包围了。

与此同时,邻近各省市的驻军,正从四面围了过来。如果走高速公路,最近的省城驻军,三个小时就可以赶到。但是,鬼子为了此次进攻,作了充足的准备。在枪声响起的时候,通向X市的高速公路,发生了多处猛烈的爆炸,二座桥梁,多处高架桥被炸毁。高速公路不能用,只能走坑坑洼洼的战备公路。这些战备公路年久失修,有的地方都长满了齐人高的野草,想要赶到只怕是很困难。

唯一能够快速赶到的就只有广州军区的空降兵了。但这是在夜间,于城市上空跳伞是很危险的事,城市里遍布的高压线,刺人的天线,森林一样的楼房,简直是伞兵的噩梦。出动空降兵,显然是不理智的行为。那么能够利用的就只有龙居士的那个小型机场了。但广州军区的直升机总共才一百多架,其中百分之七十,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起飞,三十多架直升机,全部装满人,也不运不多少部队过来。无法扭转战争局势。

陈兵几乎绝望了,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援兵又遥遥无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子突破防线,冲到智能中心。

“兄弟安息吧!”陈兵放下手中的这个兄弟,就在刚才,一队鬼子冲上了天台,短促的对射之后,这队鬼子全灭,而陈兵身边最后的五个人,全都倒下了。陈兵怀中的这一个,是为陈兵挡子弹的好兄弟,如果不是他,奋不顾身,挡在前面,陈兵也会躺下。

一个人还能抵挡多久?陈兵不知道。他所能够做到的就是拼尽最后一滴血,在上路前多拉几个垫背的。

蹬蹬蹬,楼梯井中,再次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又有鬼子上来了。陈兵判断脚步声的远近,等了一段时间后,掏出一枚手雷扔了下去。手雷顺着楼道,像个球似的弹了下去。

轰——

爆炸声中,夹杂着鬼子的惨叫。

陈兵端起枪,跑到楼顶边缘,见有鬼子在往地道口冲,便打出一梭子,三二个鬼子倒地。剩下的鬼子见楼顶上还有人,立即有数十条弹道划过来。可惜陈兵早已跑开了,他返回到楼梯井口处,准备手雷,等待着下一批鬼子的到来。

枪声渐渐弱了下去,女人的尖叫声,鬼子的嚎叫声,越来越响,看来,鬼子已经将智能中心附近的防卫部队清理得差不多了。开始在女人们身上,收取他们的“战利品”。这些鬼子,都是亡命之徒,来了,就没打算回去,中国二百多万陆军,可不是吃素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中国绝不会将他们给放回去。鬼子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夺人工智能。只要抢到了,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何惜这一万来人?这些拼死的“野兽”,在最后时候,哪有什么人性?

只有陈兵所在的大楼还有零星的枪声和爆炸声。

陈兵现在开始埋怨起大哥来,为什么将保安部队,大部份派了出去守卫路口,防止鬼子逃跑,而不是用于防卫工业区?如果有那六千人在,再撑一二个小时,都没有问题。不过,如果二小时后,还是没有援军到来,仍是难逃全军履灭。看来大哥是早算到了,最终的结局。将那六千人派出去,目的可能是为了减少损失……大哥也曾说过,要自己到路卡去,……想明白了,陈兵不再抱怨大哥。继续他的战斗。

这次鬼子学精了,一路从楼梯井进攻,吸引陈兵的注意力,三路顺着管道往上爬,当陈兵消灭掉楼梯井的诱饵时,已有三个鬼子跳上了天台,陈兵开枪射死身后的那一个,但被另二个鬼子的火力压制住,接着又上来二个鬼子,然后是六个,八个……

陈兵现在极为被动,他既要防住楼梯井,又要防背后,等于是腹背受敌,陷入四面夹击之中。这样下去,是撑不了几秒的。

两侧的鬼子,已知道了陈兵的位置,各留一个人继续进行火力压制,其他的人,掏出手雷,一齐朝陈兵的位置扔去……

这时天空,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灭日枪独有的吼声,好似数百个晴天霹雳连环炸响,数千鬼子在雷霆之声下,簌簌发抖。

轰轰轰,扔手雷的鬼子,惊讶的发现自己扔出去的手雷在空中,几乎被同时打爆。爆炸飞射出的弹片,在天台刮过一阵金属风暴。风暴中,鬼子圆睁着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撕碎,在气浪的裹携下,冲下高楼……

接下来的五分多钟,直升机在智能中心上空盘绕一周,鬼子享受了一场“死亡之雨”。以智能中心为圆心,半径十公里区域的数千鬼子几乎死绝。

来者正是搭载了龙居士的直升机,这种民用直升机,原本毫无战斗力,但载上龙居士后就成为一架无敌的战斗机。

远远的,龙居士就将精神丝放出,以他为中心,半径十几公里的城市,每一个生物,全都在他的监控之下。灭日枪向下猛烈的倾泻着子弹和炮弹,精神丝则牵引着灸热的弹头,扑向鬼子。鬼子无论是趴着、跑着、躲着,都无法躲避变成了“导弹”的子弹轰击。小鬼子,不是被击中了要害,就是被二五炮弹轰成了碎片。

龙居士管这种射击方法叫“天女散花”。

从理论上来讲,只需三根精神丝就可以为一挺持续射击的重机枪提供,“精确制导”。龙居士现在可以放出三万根精神丝,也就是说,可以为一万挺重机枪提供引导。被引导过的子弹,基本上不会落空,既便敌人躲在障碍物后面,子弹也会拐着弯射中他。一万挺重机枪,射击一秒钟,就是20多万发子弹,这些子弹大多不会落空。也就是说,如果发挥到极限,一秒钟可以消灭20万敌人。可惜,龙居士的精神丝离本人越远,力量就越弱,超过一千米,就无法改变子弹的飞行轨迹了。要想加大牵引范围,就只能以多根精神丝合力引导一发子弹。如果是十根精神丝可将牵引范围扩大到二千米,一百根可以作用二千八米,一千根可以作用三千六百米。接下来,既便将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一颗子弹上,也只能牵引到4500米左右。这便是“天雨散花”的极限,作用距离。

直升机离地仅三百米左右,龙居士还得保留很大一部份精神丝,用于引开射来的子弹,火箭弹。另有一部份用于观察敌情。所以龙居士的精神丝,最终仅能牵引灭日枪射出的炮弹和子弹。

不过,既便是这样,天女散发的威力,也是惊人的。

新式灭日枪,7.62毫米口径的副枪射击速度是每分钟1200发,主副枪可以同时开火。既便不算25机关炮,每分钟也能杀敌1000左右。

任何在精神丝引导范围之内的鬼子都无法生存,只有一种情况例外,比如躲在房中之房的鬼子。精神丝虽然锁住了他,但引导过来的子弹,左拐右拐之后,动能丧失,掉了下去。而二五炮弹,动能太大,精神丝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引导它,拐过任何超过六十度的角。

刚才飞向陈兵的数枚手雷,正是精神丝的“精确制导”,才将手雷给几乎同时击爆。救了陈兵一命。

同样,也正是精神丝的作用,龙居士将下面的“人间悲剧”看了一个明白。可以分心万用的他,瞬间统计出双方的伤亡情况。保安死亡四百九十人,重伤一百一十人,仅一个陈兵还算完好。子弟兵,伤亡一千二百人,鬼子伤亡四千余人,市民伤亡不计其数。龙居士的精神丝笼罩过去的时候,他在同一时候“看”到了三百起“强奸”,四百起“虐杀”……貌似南京大屠杀在X市重演了……

“如果我能早来十分钟就好了!”龙居士陷入深深的后悔和自责当中。

直升机在楼顶落下,陈兵跳了上去。

“大哥!”陈兵惊喜的看到了龙居士。

“我们走吧!”

“大哥,我不能走,还有很多鬼子钻进了智能中心!”

“智能中心已经是一个空壳了,没有必要存在。”

龙居士的话音未落,地面传来闷雷般的爆炸声,借着微微露出的晨光,陈兵惊讶的看到,坚硬的水泥地面,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龟裂。在裂缝中,有黑烟冒出。

钻到里面的三百来鬼子,就这么一下,全报销了。不过,陈兵现在的惊讶,比起刚才看到的那一阵“死亡弹雨”来说不算什么。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街上某幢大厦的下面,藏着一辆装甲指挥车。

匪徒的进攻,猛烈而高效,一个团近二千人,没多大一会,就死伤过半。团长不得不将兵力收缩起来,形成一个火力高低搭配的环行防卫圈。但这并不能阻挡匪徒的进攻。在城市巷战中,匪徒手中的毒刺导弹,单兵火箭,比装甲车上的30机关炮更有用。而且这些黑衣匪徒,像是受过严格的巷战训练,配合默契,行动迅速,悍不畏死,比起这个团的中国军队,不但占了人数上的优势,还占了质量和士气上的优势。这优势大得不成比例,这仗跟本无法打。团长只能祈求马克思,让他多杀几个鬼子。

就在黑衣人嚎叫着冲破最后一道防线,团长命令指挥车上去拼命时,一阵从天上传来的轰呜声,救了他的命。那轰鸣声像是二五机关炮夹着7.62毫米机枪射击的声音。指挥车的车长,通过潜望镜,惊讶的看到,黑衣人的身后天空,斜着飘进,一排曳光弹的弹道,然后,数十个黑衣人,抽搐着倒下了。有的黑衣人,临死前,转身,圆睁着两眼,不甘的望着天空。这又让车长,看到了他们后背,那惊心动魄的弹洞。

6

第五十章  天女散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